Sunday, 5 December 2010

打開信箱 (四)

上一章...Kristy 驚見 Edwin 身邊這個人...

竟然像.看.到.從.前.的.自.己.一.般!

清爽剛巧及肩的直髮丶尖尖的面型丶纖纖的體型,以至樣貌和輪廓,不認識她們的人,也許會認為 Kristy Jessie 是兩姊妹也不定!!!

原來,Edwin Jessie 剛從泰國回來,不想到的士站去排隊,因為把乘客送到離境樓層的的士司機們,大多不介意在這層直接接下一轉生意,只是機場有關當局為免造成擠塞,依例不準停車等候或上客。

Edwin Jessie 覺得自己的行裝輕便,容易鑽上的士去,於是來這裡擮車,好避過那長長的“的士蛇餅”,才造就了 Edwin Kristy 這一幕重逢。

不一會,Phil 拿好了行李,看見 Kristy 呆在那裡,輕輕的問:「怎麼了?」
Kristy:「噢,沒什麼,碰到舊朋友。」Kristy 如夢初醒。
Phil:「要上前打個招呼麼?」
Kristy:「不用了,也許他也在趕時間。」

Phil Edwin Jessie 那邊看去,有風度地點了點頭,Edwin Jessie 也向他倆微笑招呼。然後,Kristy Phil 一起步進機場,而 Edwin Jessie 往向相反方向走,上了的士,回家去。

這一刻,四張臉丶八種心情,四人皆神不守舍,像從天堂掉進地獄似的,各懷心事

其中三人被 Kristy Jessie 的相似程度嚇呆了,亦彷彿明白了 Edwin一直在找的是誰。

其中兩人,忽然明白為何自己天天在等,盼望有天打開信箱時,會再次收到對方寄來的心聲,卻每一次都落空。

另外兩人又明白,要想辦法留住身邊人,結婚這事不能再拖,回去要及早好好籌備,以免節外生枝。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hil 回到上海後,Kristy 還待在香港,陪伴家人渡過剩下來那幾天早已安排好的年度假期,然而期間心情彷彿,竟然有如失戀一般,還好 Phil 不在身邊,要不然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Kristy 弄不清自己到底是傷心丶生氣還是什麼,明明知道不該再想,但實在控制不了那份似曾相識的痛。Kristy 曾經衝動地想撥那個 9xxxxxxx 陌生的電話號碼,向 Edwin 問個明白。可是,一想到若然他想說的話,上次已經回信,今次老父的生晨就該是他陪伴慶祝,但既然這一切沒有發生,還有什麼可以問了?

Phil 自那天在機場把一切看在眼裡,心裡何妨好過,知道如果要留住 Kristy,一定要加陪細心,回到上海,Phil 第一時間致電 Kristy 在香港的家,知道她大部份時間都是陪伴着家人,才沒那麼焦急。

言談之間,Phil 感受得到 Kristy 少了平日那份開朗,他也曾想過一旦 Kristy 說要離開自己,該怎什辦。只是 Kristy 什麼也沒提及,Phil 亦沒追問。自此之後 Phil 每天致電慰問 Kristy 之餘,每逢遇有長假期,Phil 總會盡量抽空到東京,陪伴 Kristy

人非草木,Kristy 又怎會感受不到?況且她和 Phil 之間原來根本就沒有問題,只是她自己放不下,執意地戀棧着那份虛無縹緲的舊情。

假期過後,Kristy 好不容易收拾心情,回到東京,繼續工作。從此以後,Kristy 再沒天天查看信箱,甚至想過搬到別處去,離開那信箱。

然而 Kristy沒有搬,在 Phil 再來時,她答應了 Phil 在完成這個兩年的“東京項目”後,便回港和他結婚。反正只是還有一年多,自己又不時會外出公幹丶回港或往探望 Phil,總之別再守候那信箱就可以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邊廂

Easter Monday 在啟德機場和 Kristy“重逢”後,Edwin 再沒那麼“勤力”回父母家,免得自己不其然又在盼望她的信,再自討沒趣。雖然他也想過找 Kristy 問個明白,但想到這飄忽的菁菁,要是真的想他的話,收到那生日祝福,好歹也該來個回覆,如今不但沒來沒往,還眼巴巴看着她跟另一男生走了。

Edwin 不想再一次觸動自己的神經線,提不起勇氣再寫丶再寄些什麼情信,免得寄出去的心聲又是只能石沉大海丶孤獨地待在信箱裡等候。

Jessie 把這一切看在眼內,心裡明白 Edwin 為何會這樣,但默不作聲,只是暗地裡觀察,從來沒過問丶更沒催促 Edwin 回家探望父母,免得萬一他老父提起那封信。

其實 Jessie 也害怕 Kristy Edwin 也許會找對方問個明白,那就壞事了。

但眼見 Edwin 除了情緒比前低落(雖然 Jessie 也知他盡量在自己面前掩飾),但其他方面又沒有什麼異樣,為了試探和 Edwin 之間的關係到底有沒有潛在的風險,Jessie 在參加完好友的婚禮後,輕輕的向 Edwin 提議倒不如結婚,出乎 Jessie  的意料之外,Edwin 立刻答應了。雖然 Edwin 在之後籌辦婚禮的過程中比較被動,但結婚介指在不到一星期便由 Edwin 買了,還要是 Jessie 喜愛的式樣。

1997年年底,Edwin Jessie 結了婚,之後那年誕下囡囡,開展了一如所料丶平淡如白開水,但又頗為美滿的家庭生活。

只是,Edwin 萬萬想不到,事隔差不多十年,隨着囡囡日漸長大,為了一家住得舒適一點,搬家其間,替 Jessie 執拾衣物時,打開房間裡的衣櫃,竟然飄來一封自己曾經天天盼望着的信

1997年2月

Kristy 把回信再一次寄往 Edwin 父母家,剛巧 Edwin 生病了,但有一些 Edwin 父親長期服用的藥物要給補充,不能等,於是請 Jessie 代為帶給父親。

那時候雖然他們還沒結婚,但畢竟已聯名買樓丶還剛開始同居,對私隱沒有什麼意識的老父,把 Kristy 的信交了給 Jessie 代為轉交給 Edwin

雖然 Jessie 從來都對 Edwin 的過去盡量包容,但這粉黃色丶日本製丶還貼上「宅急便」(express mail label 的信封,看上去無論怎樣也不似是單據或公函,挑起了Jessie 一直以來抑壓着的好奇心,打開一看

Edwin

收到你的 card…

Thanks for your blessing

這是我今年情人節和生日收到最佳的禮物! ^_^

我在這裡已經 settled down,一切安好,每天只是上班下班,生活就是這樣。

四月是父親的生日,我會於復活節期間回港一遍,能再見到你麼?

Hmm…

如果你願意,

給我一次學乖的機會,我

不會再出走。。。

Looking forward

Love,
你最愛的 xx
Feb., 1997.

不看白不看,Jessie 頓然感到怒火中燒,雖然她一直知道 Edwin 從前有過不少女朋友,但她從沒過問,只希望時間可以冲淡一切,而且自從他倆在一起之後,Edwin 基本上把所有時間都放在自己身上,用行動令她安心。

但這個突如其來的“他的最愛”,到底是何方神聖?是第三者?相逢恨晚?還是,一直的最愛?

Jessie 想把那信撕掉,更想立刻回去質問 Edwin…

在回家的巴士路程上,Jessie 反覆思量,想到若然自己大發雷霆,不但會破壞自己努力地和 Edwin 建立的關係,還會讓 Edwin 發現這封信的存在,攪不好, Edwin 也許立刻回到這個“他的最愛”身邊也不定。

Jessie 想要的,只是和 Edwin 在一起!

於是 Jessie 小心奕奕,把信收好,如常回家,告訴Edwin 藥已送往他父親家,不用担心,還提議待 Edwin 病好,復活節往泰國旅行散心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7年10月那天

從律師樓走出來,Edwin 向另一方走,在分居協議書上揮了那一筆,尤如放下了揹負着已經十多二十年的心頭大石。

其實那次為了那封信和 Jessie 大吵一場之後,Edwin 冷靜下來後再回想,根本並非那麼惱恨 Jessie,畢竟這麼多年來和 Jessie 一起的日子並非白過的。

如今已經事過境遷,當年菁菁那封信,竟然如此轉折最終也是落入 Jessie 的手中,也許一切乃是天意安排,逃不過宿命。

而且,以菁菁的性情,回來了是否真的不會再一次出走?

根本無法証實!

Edwin 沒有向 Jessie 解釋,因為他深知 Jessie 其實會原諒他。只是,他無法接受自己一再錯下去,繼續把 Jessie 充當菁菁的替身。

~ ~


一生所愛
曲丶唱:盧冠庭;詞:唐書琛

從前現在過去了再不來
紅紅落葉長埋塵土內
開始終結總是沒變改
天邊的你飄泊白雲外

苦海翻起愛恨
在世間難逃避命運
相親竟不可接近
或我應該相信是緣份

情人別後永遠再不來〔消散的情緣〕
無言獨坐放眼塵世外〔愿來日再續〕
鮮花雖會凋謝〔只愿〕
但會再開〔為你〕
一生所愛隱約〔守候〕
在白雲外〔期待〕


10 comments:

卡臣 said...

唏噓~~~

咁快就完哂?
有點唔夠喉喎

Phil said...

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

佛爺 said...

「而 Edwin 和 Jessie 往向反方向走,上了的士,回家去。」
「而 Edwin 和 Jessie 往『相』反方向走,上了的士,回家去。」

「知道她大部份時間都是伴着家人,才沒那麼焦急。」
「知道她大部份時間都是『陪』伴着家人,才沒那麼『憂慮』。

「執意地戀棧着那份虛無縹緲舊情。」
「執意地戀棧着那份虛無縹緲『的』舊情。」

「其實那次為了那信和 Jessie 大吵一場之後」
「其實那次『他』為了那『封』信和 Jessie 大吵一場之後」

我只是提議一些修改,不是要你認同的。

這一集的文筆突然飛躍了,流暢了很多,花了時間修改嗎?

單無雙 said...

卡臣,鍾意你的形容,“唏噓~~~”

>>有點唔夠喉喎

我都諗過,個故事跨越成十年,而 Kristy 果邊的故事完全留白咗,中間有好多枝節可以寫,但我冇咁做,一來我冇一個完整的故事大綱,如果臨時加挿自由發揮,可能會“收唔倒科”而變得唔吸引;二來,我想 stick with 個 title "打開信箱”,所以重點放晒喺啲信度。我有諗過遲啲把唔同時間發生的寫成不同的短篇(諗住先!)

另,其實我好鍾意你果啲一集起丶兩集止(雖然我都有睇十集果個 ^_^) 的故事,和我個 blog title “一剎那”更貼題!

單無雙 said...

Phil,哈哈!唔通我有 déjà vu?定係因為大家的成長環境有啲似?Anyway,希望帶給你的是美麗而不是傷痛的感覺!

單無雙 said...

佛爺,

相丶陪丶的丶封,這四個字,在我寫時的原意是應該有這些字的,也許自己所謂 proofread 時太投入,完全沒有察覺到遺漏了!!!

至於“他”,因為之後應該會寫“Edwin..."所以給省卻了,但原來我放了Edwin 個名在兩句之後!(現改回了)

>>我只是提議一些修改,不是要你認同的。
說實的,如果你這些提議是給 SKII 的 mysmallthoughts,我就算是認同也不會修改了,我之所以把寫故事放到這裡,就是因為想從「寫一個完整的故事」的角度出發。

>>這一集的文筆突然飛躍了,流暢了很多,花了時間修改嗎?
嘻嘻,謝謝讚賞!!其實這集的內容在貼第三集時已寫好,但貼前花了比之前多的時間去從讀者的角度翻看,先把自己也留意到的修改了。

卡臣 said...

明白了一剎那的意思

我見最初咁多角色
以為是長篇
不過太長篇
好難hold到讀者

妳看了我的十集?
俾啲意見好喎

Ebenezer said...

同意卡臣所講,好長!

不如下次斬件出,等我追吓妳都好嘛^^

單無雙 said...

卡臣,十集果個已經睇咗一排,由於一次過睇,用“行為藝術,唔等得”的方法快速睇完,唔係好記得喇!

覺得佈局非常之精心,網上虛擬關係疑幻疑真,雖然主角應該係八十年代人,但個故事啲橋段夠 update!

單無雙 said...

Eben,我都諗過,等我下次又試吓,原來“分段”丶斬件都好鬼難,上次「生日快樂」每集太短,今次又相反!

下次我target 好似阿卡臣兄咁,一集起丶兩集止,不過有大綱卻完全未有時間開始寫,睇吓點!!